中国民营石油第一人龚家龙:大佬再出山 财经

中国民营石油第一人龚家龙:大佬再出山 财经

时间:2020-02-12 15:3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鄂商》记者 l 马秀莲

2011年8月30日,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曾有“中国民营石油第一人”之称的“天发系”掌门龚家龙“挪用资金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一案提起再审,对原被告人龚家龙宣告无罪。 此时,距离他恢复自由身已时隔3年有余。

2008年8月,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上述罪名判处龚家龙有期徒刑一年零七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该判决宣判不久,自2007年初便已被刑拘的龚家龙便“刑满出狱”。

获得正名的龚家龙,目前除了在声誉上讨回公道外,并未要求任何有实际意义的补偿。出狱之后,他亦没闲着,奔走欧洲各国进行石油考察。今年7月份的时候,龚家龙终日携带装有精美项目书的布袋,为新收购的加拿大石油项目四处寻找合作伙伴。据说他正在与欧洲多家基金机构谈判,也吸引了江浙一带投资房地产和煤矿的民营企业。

石油梦想依然在这个57岁的大佬身上延续着。

不纠结往事

在 百度 中搜索“龚家龙”,龚家龙贴吧中,诸如“龚家龙是个好人”的帖子不在少数,亦有“龚家龙是个混蛋”的声音闪现其中,兴师问罪与怀有敬意者在贴吧争锋相对,一方认为他占了政府的便宜,虚报财务伤害广大股民感情。另有人认为他曾经帮政府收拾了面临瘫痪的国企不在少数,而公然跟 中石化 、 中石油 叫板的气势更是让人折服。

龚家龙出事前,是湖北乃至全国的商界明星,由他创立的天发实业集团解决了荆州市近万人的就业问题,同时也是受到政府大力支持的纳税大户。

80年代末,龚家龙赶上了“商家卖什么顾客就买什么”的年代,1988年他创立湖北省荆州地区生产生活资料产品经销公司,两年后即身家千万。

然后,他开始鼓捣石油,1989年成立海南龙海石油液化气公司荆州储运站,在1993年更名为“湖北天发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年后挂着“国字号”招牌在深圳交易所上市,成为拥有全国民营石油企业惟一所有牌照齐全的石油类上市公司。

上市后第二年,龚家龙进军 农产品 加工,1997年,天成油脂厂开工,到2000年建成投产,年加工油菜籽30万吨,被国家八部委授予了“国家农业产业化的龙头企业”。

然而,从2000年10月到2006年12月,湖北省荆州市政府4次以红头文件形式确定天发的民营产权,又4次自行推翻,天发集团一直纠结于国有和民营的产权归属中。

时至今日,天发集团的老员工对他的评价仍有“龚老板是个好人,可是做事太直接,跟政府争,那不是直接找死吗。”随着天发的强大,龚家龙也成了当地即将瘫痪的国有企业的救命稻草。他曾主导天发集团一口气收购湖北15家奄奄一息的国有企业,其中收购的“活力28”则成为后来深陷产权纠纷的开端。

知情人士曾这样形容龚家龙收购活力28的状态 活力28职工不知情、天发不情愿,荆州市政府将活力28划归天发集团。当时的活力28深陷困境,企业银行债务达2亿多元,累计亏损5亿元。天发集团不仅出资5600万元购买了“活力28”的国有股股权,还承担了该公司9700万元的债务。此外,在荆州市市委和市政府的要求下,天发集团还帮助荆州市国资局偿还了该局多年占用“活力28”的8700万元资金。

为了重扶活力28 ,龚家龙甚至将欣欣向荣的天荣油脂厂,与“活力28”生产洗衣粉的破旧设备进行了100%的资产置换,天颐科技由此而生,这大概是他做过的最不划算的买卖。

在资产规模迅速扩张的同时,龚家龙在企业管控方面的短板也渐次暴露。自2004年起,天发石油资金链面临断裂,并因连年亏损加入ST行列。内忧外患之下,个人利益与政府利益再难调和,矛盾集中爆发。

2004年龚家龙被荆州市政府一脚踢出董事会,天颐科技收归国有。在龚家龙贴吧里,很多人为其喊冤 凭什么政府说国有就国有,说民营就民营?当然,也有人认为谁让他之前在石油公司上市之时,借了国字号的招牌,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龚家龙开始由荆州市的利税大户变成债务大户,截止2005年底,天发集团资不抵债,欠银行债务高达20多亿元。

随后,政府与银行迅速达成一致,与他翻脸,失去了政府保护伞的龚家龙,武功尽废,只能束手就擒。在龚家龙被捕之后,荆州市成立风险小组,将天发石油拍卖给上海舜元企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金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天颐科技则归属于福建三安集团有限公司,而上海舜元一直被质疑是否有资格接手天发石油,该公司2007年注册,其办公用地只是一个30平米左右的乒乓球室。

海南椰岛 接盘天颐科技的粮油食品加工业务后,其中一个100万吨的榨油厂仍未恢复生产。而中石化以1.4亿元收购了天发集团所属的64座加油站后,根据自己的布局关掉了一部分,到2010年初恢复使用的不过四五个。

两家上市公司的资产分别由中石化湖北石油分公司和海南椰岛获得,龚家龙在天发集团拥有的56%股权被肢解。

理论上,龚家龙出狱后依然拥有天发集团43%的股权。2008年9月他重获自由身之后,这部分资产如何清算尚是悬疑。龚透露正在申诉“侵吞自己资产的事”,不过法院尚未立案。“1997年我收购的那些破产企业,地很多,每家都有十几亩,十年以后那些地都成了城市中心,结果就有人要来摘果子了。不但资产被某些人拿走了,连我在账上的几百万工资都没给我。”他平静地叙述过去的纠葛,尽管他仍然认为自己是个受害者。

倒是很多天发的老员工为他鸣不平,“天颐不是他一个人搞垮的,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龚家龙本人,在走出看守所后,似乎也已将一切看淡,以一副无所谓的口吻回应这场没有下文的官司:“没空扯这些。”

终存石油梦

龚家龙在天发的日子里,留给所有员工的印象几乎就是忙忙碌碌,每天工作到凌晨两点,早晨出现在办公室依然神采奕奕。他对待媒体的态度亦是很好,大多数人对他的评价就是“好接触、和蔼”。

聪明、能吃苦这样的字眼也一直伴随着龚家龙,在他还是个钻井工人时,将一辆完全拆散的解放牌汽车装好,只需一天时间而已。90年代初,靠倒卖烟叶,龚家龙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40年前,中国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认定湖北江汉平原有油田,并在湖北省荆州举办了一个石油大会。那时,龚家龙还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钻井工,也应邀参与到了这个全国性的会议中。当年,他仅17岁,有一个关于石油的美梦。

任谁也不会也想到,这个江汉油田上普通的钻井工人后来会“干一票大的”。

1989年的龚家龙不缺钱,当时身价已过千万。此时成立的海南龙海石油液化气公司荆州储运站,是他从倒卖原材料转回老本行的节点,也是他踏入民营石油的关键一步。随后的10多年,中石化、中石油两家石油国字号巨头对石油市场的垄断越来越严重,民营石油企业的发展举步维艰。

2004年,龚家龙联手黑龙江龙庆集团董事长赵友山,成立民间石油商会筹备组委会,龚家龙任组长。这个民间组织严格论起来更像是个江湖帮派,他们以反石油垄断,振兴民营石油为目标,但是却无严格纪律。

关于龚家龙成立这一商会的目的,另有一说是因天发受收购国企受拖累而导致资金链断裂,故成立商会以牟取资金。

随后,他们开始各方奔走,从河北到福建,从浙江到安徽,全国各地几乎都有所踏及。在经过几个月的沟通后,组委会最终邀请了36家民营石油企业。

2004年6月,组委会决定召开成立之前的发起会,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除了受邀的36家企业,国内其他43家民营企业也都蜂拥而至。

期间,龚家龙也确实筹措了足够多的钱。当时,那个狭小的空间里顷刻间凝聚了一万亿资金,分布在全中国各大路口的加油站有八万余个,而这群人直接控制的数量就达四万之多,超出了一半。

像龚家龙一样,这个组织更多由草莽义气凝结而成,钱对他们而言并不是问题。会后,这些身价不菲的石油大佬纷纷签名,以示同盟。2004年12月11日,中华全国工商联石油商会成立,龚家龙出任会长,这为全国民营企业的大家族中正式添上了一股强大力量。

是日,中国整个石油行业都为此震动。商会成立后,各大企业在上缴会费时也统统慷慨解囊,“收2万给5万,收6万给10万,没车就买车,从来不会计较钱。”

2005年6月29日,龚家龙联合30多家民营石油企业组成长联石油,扬言要打造“民营石油航母”,在3至5年内预期总资产达5000亿元,此后还将陆续整合上、中、下游产业链,成为大型跨国集团公司。

龚家龙搞出的最大动静,莫过于要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建立一座 中国石油 工业城。他壮志凌云,称该石油城将是民营企业海外最大的集石油开采、冶炼、加工、储存于一体的基地,他甚至还为石油城设计出一套类似深圳特区的管理模式。石油商会为此组织考察团赴巴基斯坦访问,总统亲自接见。只是龚本人并没有在考察团之中 那时他已经被限制出境。

此后,在身陷囹圄的日子里,他看了四十多本书并做笔记。巴菲特给他的启示很大:“投资不能太分散”。过去的20多年里,他忙于各种投资,从石油到农副产品加工、日用化工、制浆造纸……

龚家龙出狱后,已是再无半两身家,过去庞大的产业帝国即便如此,他关于石油的雄心仍一如既往。

重获自由之后,他没沮丧亦没闲着。欣赏他天马行空思维的老朋友们,出手相助,帮给他把长联在北京的办公室重新买回来,又给他买了辆车,他招来几个老部下,又招了几个新人,便重新出发了 非洲、欧洲、中东跑了几十个国家,最后认定加拿大是他东山再起的首要战地。

为了境外收购,龚家龙又跑到香港,与前统一润滑油董事长霍振祥、智慧谷企业家俱乐部主席雷虹合伙,注册联达控股。据说,龚家龙在联达投钱不多,霍振祥和雷虹却并不在意,他们一直以来交情甚好,在龚任石油商会会长时,霍与雷都曾是副会长。

随后,联达控股以1700万元的低价买下加拿大某天然气公司78%的股权,紧接着拿下另一家加拿大石油天然气公司的68%的股权,他为自己的举动甚至有些沾沾自喜。他到现在仍然坚持是因为“反垄断”的行为,致使政府想搞垮他。但是他没垮,在加拿大收购的钾肥项目更是让他胜算在握。

受到资金困扰,在已收购项目上龚家龙目前并无太大动静,也有媒体带有嘲讽意味的说他:“忙着,但没从加拿大拿回一滴石油。”如同再欣赏他的朋友,也会肯定的说他是个管理效率低,执行力差的人。

从看守所出来后,龚家龙开始低调,没做成的事情在面对外界时,谈话变得保守。“和流氓关在一起,没人记得你曾经是个企业家。”看到有家报社评选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最失败的30个人,他排在第7名。能进前10,他还挺欣慰,但是他从来不承认自己输了。在刑拘的日子里,他认真反省自己从前“广撒网”的投资方式。出来后,他表示以后会一心一意在石油界打拼。

在他50岁的时候,见到87岁的王永庆。龚家龙说自己干不动了,王永庆则说自己在85岁建了一个总投资为1000多亿人民币的六轻石化项目,87岁又投资一个年产1000万吨的钢铁厂,当时的他备受鼓舞,豪言道:“我比王永庆年轻多少啊,还可以再干30年。”

果然,如今已是57岁的龚家龙,历经大起大落之后,仍然对石油情有独钟,意欲东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