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和沙特大打价格战 美国能源企业迎来至暗

俄罗斯和沙特大打价格战 美国能源企业迎来至暗

时间:2020-03-23 15:1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俄罗斯的“不配合”,引发了一场最终或许会被冠以“近代史上最凶残”头衔的石油价格战,而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企业可能会成为这场大战的受害者。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身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大哥大”的沙特扔出“石油核弹”:自4月开始大幅下调官方石油售价,同时提高产量至逾1000万桶/日。此前数月,这个产油大国一直在严格遵循减产协议,甚至超额减产,产量已降至970万桶/日。

沙特之所以会有此意外举动,在很大程度上是作为对俄罗斯前一日拒绝同意OPEC新减产提案的反击。很明显,沙特想与俄罗斯直接争夺市场份额。

6日,备受瞩目的OPEC与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产油国(又称OPEC+)会议,竟令人大跌眼镜地未能达成预期的减产协议,以失败告终。以沙特为首的OPEC成员国提议,将减产配额再提高150万桶/日,旨在提振油价。提议之前,OPEC成员国已达成共识。但是,俄罗斯一句“不行”,将新减产提议扼杀在摇篮之中。消息人士透露,俄罗斯“当然不想让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再钻空子”。

俄罗斯不想让美国产油商的日子好过,部分归因于美国政府对该国的痛下杀手。三周前,美国财政部宣布对俄罗斯最大石油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旗下石油贸易公司实施制裁,理由是后者帮助委内瑞拉运输及销售原油。此前,美国政府已因乌克兰问题对Rosneft实施制裁。根据美国相关规定,受制裁对象在该国境内的资产将被冻结。

俄罗斯政府对美国政府的接连制裁做出了回应,以担任能源大臣的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王储为首的沙特政府,又对俄罗斯的不配合作出了回应。在这场史诗级的大战中,被夹在中间受难的是美国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工人们。

暴跌20%都算是表现最好的

近来,新冠疫情迅速蔓延,已导致全球原油需求遭受重创,年初至今油价已暴跌30%。以疫情严重的意大利为例,该国政府正在努力严控该国最重要经济区的人口流动,为期1个月。统计数据显示,该地区在意大利经济中占据20%的高份额。从经济层面上来讲,这个重要经济区的产出占意大利的比重,超过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三州占美国GDP的比例。

试想一下,美国政府若在长达1个月的时间内叫停这三个周的经济产出,结果会怎样?

这种情况会在美国发生吗?

答案是:可能性不大。但是,随着旅游行业活动放缓,人们被要求在家办公,美国经济遭受大规模冲击的风险是切实存在的。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费国,美国每天消耗大约2000万桶石油。因此,即便是小幅度放缓,也会给全球供应和需求带来巨大影响。

很多业内人士预计,油价会大跌。对于德克萨斯州、北达科他州和任何投资石油和天然气股票的人来说,这都是个噩耗!年初至今,美国石油巨头雪佛龙的股价已暴跌20%。即便如此,该股仍是美国表现最好的能源股。绝大多数能源股的跌幅在30%、40%或50%左右。本月至今,标普石油和天然气勘探与生产ETF(XOP)已下跌33%。

即便是在沙特挑起石油价格战之前,美国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已经身陷三重夹击之中:价格下跌、机构投资者从化石燃料企业撤资,以及债务负担加重。

债务始终是个难题。根据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发布的数据,未来四年内美国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将有860亿美元左右的评级债务到期,其中接近半数要么是垃圾级债务,要么级别仅高于垃圾级的债务,同时57%的债务在未来两年内到期。随着油价下跌和信贷市场收紧,很多企业将无法再融资或延长债务期限。

对于有些企业来说,时间成了他们唯一的朋友。很多能源债务在2022年之前不会到期,因为产油商或许有翻盘的机会。但是,如果无法翻盘,后果将会很严重。能源高管丹·皮科林(Dan Pickering)在上周五(6日)发布的推文中指出,“如果今年全年都是现在这个样子,那么明年/后年将会成为世界末日。”

省下来的远不及损失的多

有业内人士指出,除非美国原油产量每日都能减少数百万桶,否则国际油价轻而易举地就能跌入20美元/桶区间。倘若油价跌至25美元-30美元/桶,并持续一段时间,那么美国石油和天然气企业的股东们只会承受更大的痛苦,同时破产律师会非常忙。

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每个人似乎都对石油价格战有不同的看法。或许,迫于沙特大力度的反击,俄罗斯会重新回到谈判桌前,再次与OPEC达成减产协议。届时,油价将会走稳。或许,油价崩溃,美股继续暴跌。

不过,每个人似乎都同意一点,即“美国页岩行业、员工及仍在坚持的投资者,将会在近期遭受剧痛。”Capital IQ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美国上市石油和天然气企业员工人数接近70万。需要指出的是,私营石油和天然气企业或相关行业的就业人数未被统计。

每逢油价下跌,你都会听到“油价下跌将拯救消费者”的说法。虽然因价格下跌可带来加油费用减少的好处,但节省再多也不太可能减轻整个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所面临大规模裁员和巨额资本支出削减造成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