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足10平方米的帐篷,白天办公晚上住宿 他说:

不足10平方米的帐篷,白天办公晚上住宿 他说:

时间:2020-03-23 15:1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8:44 | 浙江新闻客户端 | 记者 聂伟霞 通讯员 周科娜

“疫情不结束,即使回家也睡不着,还是睡这里踏实!”47岁的宁波江北区甬江街道河西村党支部书记林继军用沙哑的嗓音说道。

塑料布围起来的简易帐篷、咯吱作响的行军床、一盏电灯、一张桌子、几张椅子。这样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简易帐篷,白天是河西村党支部书记林继军的办公室,晚上是他的卧室。

林继军(穿迷彩服者)在卡点里值守

为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有25年党龄的林继军和40位村干部、党员志愿者、热心村民一起,白天轮流在村口设卡值守,夜里,留下值班人员睡帐篷。林继军一住就是12天。

河西村有村民327户,外来人口达2000多户5700多人,出租房2200多间。村内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唐弢小学及中心幼儿园等公共场所,流动人员多,疫情防控压力大。

“必须守好‘安全门’,确保全村人的安全!”从正月初六开始,河西村封闭了村里16个小出入口,在必经之路口搭建帐篷设立两个卡点,白天用来临时办公,夜间用来休息。

出入登记、体温测量、劝返村民、盘问接触史、封闭点巡逻……寒风中、冷雨中,林继军和值守人员24小时坚守。“白天严守,晚上更不能掉以轻心!”初六晚上开始,林继军从家里搬来了被子,睡在了帐篷里。

简易帐篷里的行军床

早在疫情初期,河西村就实行严格管控,下发《告居民书》,停止各类公共场所的集聚活动,无特殊情况不得外出。可是,却仍有村民“顶风作案”。2月3日晚上8点多,林继军接举报电话,有人在村里聚集打牌。林继军立即带着村干部上门,劝阻、解释、宣传防疫注意事项,杜绝此类聚集现象的再发生。

晚上,村口用铁栅栏封了起来,但是,时不时有村民进出。一有动静,林继军和值守的村干部就会起身盘问。“一个晚上睡睡醒醒,醒醒睡睡,每天加起来最多睡2小时。”林继军笑着说。

从正月初六至今已有12天,林继军唯一一次回家过夜是2月8日。“那天下大雨,行军床、被子都被雨淋湿了,无奈回了家。” 和林继军一起值守的大学生村官李昕回忆说,“林书记是凌晨4时回的家,洗了个澡,清晨6点他又跑了回来。”

“家里根本睡不着,总想这里的情况,还是索性回来了,看到了心里才踏实!”林继军笑着说。

帐篷是不能再睡了,林继军又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将私家车开到卡点,晚上和值守人员睡在车子里。

林继军(穿迷彩服者)在卡点里值守

10日起,随着甬江工业园区里的企业陆续开工,回村的务工人员越来越多,设卡点的工作量也大了起来。经过村口的人数从平时的两、三百人,增加到了四、五百人,设卡点工作人员的嗓子几乎都是半哑状态。

看着林继军布满血丝的双眼、沙哑的嗓音,村干部都劝他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林继军摆摆手谢绝。他说:“这个时候我这个退伍军人不站出来,还等何时!今晚继续睡车里!”一句铁骨铮铮的话,让40多位值守人员铆足了干劲。

158150428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