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躲不掉的小赘肉怎么把它藏起来?请接收

疫情后躲不掉的小赘肉怎么把它藏起来?请接收

时间:2020-03-22 08:3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疫情后躲不掉的小赘肉怎么把它藏起来?请接收来自5000年前的礼物

时尚广州

发布时间:03-18 08:00

从疫情爆发到现在,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家里,过着养猪般的生活。吃了就睡,睡醒就是为了吃,每天微信步数不过百,运动量最大的活动就是出门拿快递。这样生活导致我们日渐肥胖,慢慢地开始出现小肚腩。这对于爱美的女士来说简直是毁灭式的打击,为了复工后能以原来纤细的身体曲线示人,她们开始了长路漫漫的探寻之旅,而塑身内衣成为了她们的第一选择。

我们春节期间因为疫情而被迫宅在家里,无所事事,每天不是为了吃就是为了做好吃的。在湖南卫视的一档综艺节目中何老师以用家里现有食材制作美食这个话题而多次登上热搜,从此刮起了一股宅在家里做美食的热潮。人们纷纷效仿,把制作美食当成这场疫情危机下的一种心理慰籍。待疫情过去,留下的不仅有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有肚子上挥之不去的小肚腩。对此,网友们戏称“宅在家里躲疫情,无奈却躲不过肥胖。”对于刚复工不久的女生来说,身上的小赘肉无疑是她们最甜蜜的负担了。管不住嘴也没时间迈开腿的她们想尽办法想把这些恼人的小肉肉给“藏起来”,于是她们就把目光投放到塑身内衣市场。

塑身内衣顾名思义就是用于帮助女性塑造完美身材的内衣。它是利用脂肪的流动性,通过衣服对人体所形成的压力把脂肪转移到女性所期待它到的位置,从而达到聚胸、收腹、提臀等效果。而塑身内衣并不是现代产物,它是流行了将近5000多年的文化。

塑身内衣是女性意识自身身体美的产物

古今中外,爱美都是女人的天性,女性从没有一刻放弃过对完美身材的追求。而塑身内衣的出现恰恰说明女性在那时已经开始发现两性身体上巨大的区别并懂得欣赏专属于女性的身体之美。塑形内衣是女性发现身体美的象征。

塑身内衣的雏形最早出现在西方,可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那时西方的壁画和雕像上就出现了女性身穿暴露紧身衣的画面。公元前1700年到1550年,古希腊克里特人所崇拜的大地女神持蛇像,女神身穿紧身上衣和塔裙显出纤细腰部,被视为女性最早的紧身胸衣。在16世纪末,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度极力推崇束腰,曾为自己特制腰围只有13英寸的紧身衣,甚至还颁布规定,进出宫廷的女性也必须保持13英寸以下的腰围。而在之后的漫长岁月当中,人们没有在任何一个时期放弃过塑身内衣。即便当时的塑身内衣并不符合人体科学,会对身体内脏造成一定的压迫性,形成身体危害。

不仅在西方,中国古代的女性也一样对身材有着苛刻般的要求。唐朝是我国最为繁盛的一个时期,不仅体现在经济方面,就连思想也格外的开放。据史书记载,当时出现了一种新式内衣,叫"诃子"。内衣没有肩带,只需在胸下绑两根带子,这样既可以防止内衣脱落,也可以防止胸部下垂。配合新式内衣的穿搭,女性会穿半露胸部的裙装,肩披透明罗纱,使自己变得性感诱人。所以之前那部被观众评为辣眼睛的《武媚娘传奇》,剧中服饰是基本符合史实的。而到了明朝,由于程朱理学的大力推行,女性的行为不断地被约束,包括其穿衣风格也变得更加保守。但女性爱美之心不变,于是发明出“主腰”内衣,这种内衣在防走光的基本功能上又加上了塑身的作用,使之达到收腹挺胸的效果。

只有当女性真正意识到自我身体美的时候,才有可能在之后的岁月里不断去推进自身审美的进程。但不可否认的是女性在一开始是被强迫性地意识到何为美的。女性所认为的美仅仅只是男性所定义的美。在东西方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女性很多时候仅仅只是男性的附属品。在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里,女性缺乏话语权,甚至是不具备自我意识的,所以当男性定义丰乳肥臀为女性之美时,女性只能被迫地使自己变为男性口中的美,以此来取悦男性。久而久之,被驯化过的女性便开始认同男性所定义的美,去主动追逐这样一种对身材极为苛刻甚至到达了畸形的美。

在追逐的过程当中,随着科学技术不断地发展,塑身内衣不仅在版式、制作的技术上发生变化,各式各样的面料应用加上把人体工程学、人体测量学等科学手段运用到塑身内衣的设计和生产当中,使得塑身内衣在保持其实用性时更兼顾舒适度。

塑身内衣是鸡肋还是熊掌?

虽然塑身内衣有着上千年的历史,但是仍有人对它的功效抱有质疑的态度。塑身内衣是否足够的透湿透气?塑身内衣真的能完成她们对于美好身段的诉求吗?长期身穿塑身内衣会对身体造成危害吗?塑身内衣是鸡肋还是熊掌?

有很多人觉得塑形内衣要有不舒服、很勒的感觉才证明它是有效的,但其实真正好的塑身内衣应该是要把塑身效果和舒适感做到完美的结合。如果当你身着一款让你觉得极其不舒服的塑身内衣时,我建议你还是果断地舍弃它,因为当你感觉极其不舒服的时候很可能该款塑身内衣已经严重挤压到你的内脏器官,在伤害着你的身体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为了美而使身体遭受创伤,这并不是我要提倡的变美方式。

塑身内衣是否有效?根据研究表明,塑身内衣的总体塑形效果是由腰部塑形、腹部塑形、臀部塑形、背部塑形、大腿塑形这五个部分组成。而塑身内衣确实起到了重塑身型的效果。其中大腿部的塑形最为显著。其次是背部、臀部、腹部。而腰部塑形的效果最小。当然结果是因人而异的。标准体型的人试穿塑身内衣后挺胸、收腹的效果较明显;肥胖体型的人试穿塑身内衣后丰胸、束腰、瘦腿的功能较明显;消瘦体型的人试穿塑身内衣后提臀的功能较明显。

塑身内衣外穿引发新时尚

人们渐渐地不满足于塑身内衣带来的效果,甚至把塑身内衣的版式、元素融入到现代时装当中,成为时尚潮流文化的一部分。其中现在红毯的常驻嘉宾——抹胸礼服的上半身就是以塑形内衣为版式进而改造完成的。

当然,人们对于塑身内衣的时尚元素不仅仅只停留于此。1990年法国设计师让·保罗·戈蒂埃为麦当娜演唱会设计了两款锥形胸衣,他大胆地将性意识融入到时装当中。从此在时装界就掀起了一股“内衣外穿”的风潮。

直至今天,这股风潮也未能熄灭。大到各种秀场仍有延用内衣外穿的元素,小到明星私服街拍都有它的身影。其中蔡依林就是在众多女性艺人中最爱内衣外穿的。

内衣外穿这种潮流的诞生意味着女性获得一定程度的性解放。她们敢于彰显自己女性的魅力与自信,敢于表达自己的态度和观点,这是女性社会地位大幅度提高、女性意识逐渐苏醒的象征。

塑形内衣的诞生究竟是美的意识赋予的礼物还是大众审美的产物?

如今,塑身内衣拥有很大的市场需求,同样也引发了人们激烈的讨论。最近中国本土内衣品牌“内外”发布了2020春夏大片《没有一种身材,是微不足道的》,英文名为《No Body Is Nobody》。该广告请了6位身材各不相同的女性来进行拍摄。广告语没有虚假的滥情,每一句都真情诉说——致我的身体。平胸,真的不会有负担。承认胸大,反对无脑。我58岁,我仍然热爱我的身体。成为妈妈后,我没有丢掉自己。我喜欢我的肚腩,喜欢我的人也喜欢它。疤痕,完整了我的生命线。没有一种身材是微不足道的。该广告片中所体现的价值观对女性的审美造成了一定的冲击。以前,我们认为凹凸不平,错落有致的身材称之为美,可是现在在国际女权主义的推动下,我们逐渐打破了传统文化对于女性之美的定义。人们开始产生反思,美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当提到内衣品牌的时候,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从前风靡一时的维密。维密的首席营销官爱德华·拉泽克(Ed Razed)把“性感”的概念推广到全球,用绝色美人和吸睛内衣打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视觉盛宴。可是这样一个曾经如此辉煌的帝国却在最近悄悄陨落了,品牌业绩和维密大秀的收视率都在连连下滑。追其根源,除了营销官爱德华·拉泽克(Ed Razed)的丑闻事件外,更重要的是女性越来越意识到自我的价值,自我意识在不断强化。她们不甘心只能被迫去变成男性定义下的完美女人,因此也越来越没有办法接受维密所传导出来的单一化审美标准。

显然,塑身内衣背后所透露出来的单一审美与现在潮流趋向的多元化审美是有偏差的。女性主义的崛起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女性自我意识的苏醒。曾经,塑身内衣唤起了女性对于美的渴望和需求,它是女性美好追求道路上的见证者,而如今它却被视为维护女性权益路上的一颗绊脚石。一些女性逐渐变得强大,开始接受并正视身体上的不完美,并且敢于把不完美的一面展示给世界。而也有一部分女性仍在追求她们眼中的完美身材,但这并不是错的。正如美国一间塑形内衣品牌Heist的创新副总裁Fiona Fairhurst在《卫报》上所陈述的一样,“有些人从根本上质疑我们,认为塑形内衣行业延续了对‘完美’身体的追崇,然后我们去深入探讨我们对自己和他人的外表造成了多大改变。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不应该被评判的个人选择。但是,让我们说清楚,我们不认为穿塑形内衣是可以跟争取同工同酬相提并论的一种女权主义行为。”

即便女性意识在觉醒,但女性穿衣自主权的争夺在世界各地仍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阿拉伯女性被要求必须戴头巾,身体以及面部都不得示人。这不是她们自身的选择,这是男性主义色彩下的政治宗教对她们强迫性的要求,她们没有穿衣自主权。即便在人们认为男女平等的中国,也曾因为艺人热依扎在机场身着暴露的服装而引发一片骂声。所以看似自由的我们也不完全具备穿衣的自主权。也许等到有一天,不管女性身着什么样的服饰都不会引发社会热议的时候,不把女性的品行、性格和某一类衣服联系起来的时候,才可以称之为真正的女性穿衣自由。

我始终认为一个平等而健康的社会,是要允许并接受人们拥有多元化的角色和选择,对待女性也一样。我们接受有的女性勇敢地表达自己,我们也接受有的女性追求她们眼中的美。美的定义是怎样的?我不知道,我也觉得不应该有人知道,因为美就是因人而异,美不应该由别人去定义,而是要由自己来下定义。

文/陆倚明

微信公众号:iTrendsGZ

一个接地气,唔使扮嘢的时尚生活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