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父母催婚,情人节虐心,想租女友回家过年

春节父母催婚,情人节虐心,想租女友回家过年

时间:2020-01-10 12:2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2010年,因一男子在网上发布租女友的帖子,“租女友”竟成为了单身男女最常用的一种应付父母催婚的方式。

这种应付父母催婚的方式已经存在10年了,从一开始的新奇到现在的司空见惯,“租女友”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租女友”服务越来越人性化,同时也越来越“开放”。

按说“租女友”本应是昙花一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可事实上“租女友”市场不仅没消失,还越来越昌盛。

春节或者其他重要的节假日,都会迎来“租女友”高峰期,网上租女友的帖子到处都是,还有不少租女友APP和QQ群。

不得不说,“租女友”市场前景真的很不错,称得上是高收入行业。

同时,它也是“高危”行业,那么这个“租女友”的高危在哪些方面呢?

高危点之一:不受法律保护

“租女友”不像租房子,签署的租赁合同可以受到法律的保护,因为人是不可以被拿来买卖或者租赁的。

既然“租女友”不合法,就意味着签署的租赁合同没有任何的法律效应,一旦出现纠纷,不仅无法律可依,还可能会触犯法律。

尤其是现在的“租女友”市场早就混乱不堪,完全不具备安全性,遭遇坑骗的大有人在。

小倩就遭遇过坑骗,那次遭遇至今都让她心有余悸。

2011年,小倩在好友的带领下,第一次接触到了“租女友”。虽然她质疑过“租女友”的安全性,但她那时很缺钱,一听到日租金好几百块钱,她毫不犹豫的踏了进去。

在好友的帮助下,小倩第一次的“出租”很顺利,签了租赁合同后,她只陪着男方父母吃了一顿饭就结束了租赁关系,收到了500块租金。

“租女友”这种轻松又多金的挣钱方式让小倩很兴奋,仿佛找到了一条发财路,为了多挣钱,她便经常混迹在租女友群里,寻找着适合自己的信息。

在她的认知里,只要签署租赁合同,对方就不敢耍赖。

但事实上,认知往往是坑骗自己的罪魁祸首。

2012年五一前夕,小倩在群里看到了一则适合她的信息,对方跟她是同城,日租金800元,算是当时的最高价了。

五一上午约见面后,男方对小倩很满意,签署了租赁合同。

根据合同要求,小倩要以女友身份去男方家吃一顿午饭,双方除牵手以外不得有其他肢体接触。

小倩竭尽所能的按照‘五好女友’标准跟男方父母相处,很乖巧的陪着男方父母吃了一顿饭,期间男方父母给了她一个大红包。

趁男方父母不注意,她偷偷将红包还给了男方,她觉得日租金已经很高了,不能再拿人家的钱。

此时的她美滋滋的想着即将到手的800块,完全没意识到因为自己的“善举”而掉入了男方的陷阱。

走出小区门口,小倩见男方迟迟不给租金,她只好开口索要。

谁知男方竟然说:“我父母已经把钱给你了,是你自己不要,我凭什么要再付你钱?”

见男方耍赖,小倩立马跟他吵了起来,结果东窗事发,被男方父母知道了实情。

男方一家咬定小倩就是在骗他家的钱,最后小倩没办法,拿着租赁合同去起诉,结果法院说合同无效,根本不给立案。

小倩气不过,便在群里辱骂男方一家,谁知男方竟以破坏他人名誉为由,将小倩告上法庭。

这一次的“租女友”,小倩不仅没得到租金,还赔偿了男方五千块钱的名誉损失费。

所以,想要踏入“租女友”市场的人最好慎重一点,这种不被法律支持的行业终究不安全,想要挣钱,必须要通过正经的工作,这样日子才能过得踏实。

高危点之二:容易假戏真做

相信大家都看过《租个女友回家过年》这部影视剧,剧中杜淳扮演的孙翌伟和薛佳凝扮演的楚笑笑就是一对“租赁恋人”。

虽然俩人在租赁合同中写的很清楚,不能有亲密的肢体接触,但当俩人只能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还是双双违反了合同约定,越了界。

最终孙翌伟和楚笑笑假戏真做,成为了真正的夫妻,这种“假戏真做”可谓是最好的结局。

可是,戏剧终究是戏剧,现实终归是现实。

现实中,像孙翌伟和楚笑笑这样假戏真做的“租赁恋人”也有不少,大多数“假戏真做”往往会陷入畸恋之中,无法修成正果。

假的恋人,假的恋情,因为同住一室发生了关系,这种男女关系变化只是越界,并不是情感升级,俩人关系的开始就不健康,那么情感的最终走向也不会太健康。

电影《女人不坏》里周迅说过: “不同的人体会散发出不同的荷尔蒙,男女动情全因荷尔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