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副处级干部全校公开竞聘 南昌大学冲击波

正副处级干部全校公开竞聘 南昌大学冲击波

时间:2020-01-09 07:1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正副处级干部全校公开竞聘 南昌大学冲击波

本报记者 谢卫群

□今年5月,一场冲击波在南昌大学掀起:100个处级建制单位,除校党委职能部门、学院党委领导职务外,其余69个正处级岗位、74个副处级岗位均在全校公开竞聘。682人次的干部教师参与竞聘,有65名普通教师走上处级领导岗位,40多名原处级干部“下岗”。科级干部竞聘活动,同样激起了热烈反响

□教育部有关人士说,如此大范围地进行干部制度改革,在全国高校少见

测评第二,资深干部“下岗”

孟广明:如果干部的换岗能带来干部的流动机制,学校有希望!

张宁:如果是过去的办法,只上不下,我的不会上。

要论当领导干部的年限,孟广明副教授该是老资格了:1993年起,先后担任中文系主任助理,语言中心副主任、中文系副主任、文学院副院长。2001年起,曾在四川大学攻读博士。但是,这场改革后,他转岗为一名普通教师。

“改革开始的时候,我正在做博士论文,没有太重视。在系领导催促下,我也加入了竞聘行列。”孟广明回忆。可是,竞聘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干部改革前,南昌大学进行了一轮机构改革,校本部学院由18个合并为13个,每个系的正副主任,也由原来的六七人压缩为两人,即一正一副。所以,全校的处级岗位大大减少,竞争也就十分激烈。

孟广明介绍说:“我竞聘了两个岗位,一个是中文系副主任,一个是研究生院副院长。经过群众推荐、领导推荐和面试,张榜公布时,我的综合测评成绩在10多个竞聘人中列第二名。最后,第一名被录取。所以,我无话可说。”

说实在的,对于身份的转变,孟广明还是感到突兀、不适应,好多天寝食难安,因为这样的变化来得太快了。但他很冷静:“细想想,原有的高校干部体制确实不行,把一个教学机构变得太官本位,而我们都习以为常了。如果现在的改革能够营造一种能上能下的机制,还能给人带来希望。因为能上能下,每个人都有机会。”

张宁博士的境遇与孟广明相反。改革前,他是一名普通教师,竞聘后当上了化学系主任、理学院副院长。他介绍,在南昌大学竞聘“下岗”的干部中,有几种情形,一是年龄、学历不符合条件,一是自己不愿干,再就是没竞聘上。

“化学系原系主任早就不愿意干行政,而愿意当教授、搞科研,所以,公开竞聘后,他连条例都不看,无论如何也不再报名了。于是,我被大家推了出来。”张宁说。

当上主任的张宁,开始感到主任职务的一些优越待遇。过去,到企业去谈合作,最多总工程师办公室主任来谈,现在不一样了,听说化学系主任来了,总工程师得亲自出来接待。可是,张宁也有自己的顾虑。他毫不掩饰地说:“竞聘主任,是经过长时间权衡的,总是担心过多的行政会影响科研。后来想,也许在科研之外能证明一下自己的价值,通过这位子,传播自己的理念,可以影响一个系,试试就试试,好在任期只有3年。如果是过去的办法,只上不下,我的不会上。”

竞聘夺冠,小两口双双当“官”

胡波:连人事处处长是谁都不知道,人家能看上我吗?

罗建明:如果改革都能把领导们改成这样忘我、尽责,就值了!

胡波小两口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的人生阅历会在一个夏天同时改变:双双当上南昌大学的科级干部。

“我的工龄才4年,要说当科长,论资排辈的话,还不知要等多少年才轮到我呢。”说起这事,胡波仍有些兴奋。1999年7月,从南昌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毕业的胡波,此前只是学校图书馆期刊部的一般工作人员。

胡波记得,那时正值暑假,可学校里像开了锅,天天人头攒动。海报栏里,招聘广告铺天盖地。全校的科级副科级岗位,每个岗位的竞聘条件、程序都一一张榜公布。“根据条件,我报了两个岗位,一个是人事处劳资科副科长,一个是图书馆参考咨询部副主任。说实在的,当时我的没底,特别是人事处这个岗位,我连人事处处长是谁都不知道,人家能看上我吗?”

可是,考试成绩让她意外,经过综合考试、面试,两个岗位她都得了第一,最后,她选择了人事处劳资科副科长一岗。后来,因为成绩优异,被转岗到了组织部。“竞聘的给了我新的机遇!”胡波忍不住笑了。

还有让她高兴的:“我的先生叫汪海,研究生毕业,原是环境工程学院的一名普通教师,这次改革,他也上了,被竞聘为资产管理处的正科级秘书。”胡波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一个27岁、一个28岁,没有资历和任何关系,夫妻双双走上领导岗位,胡波总觉得在做梦:“也许学校是倾向于活力,有意要让年轻人脱颖而出吧。”她说。

胡波说的没错。经过处级和科级干部的改革,领导干部年轻化大大提升。处级干部平均年龄43.02岁,比竞聘前的47.34岁下降4.32岁。科级干部平均年龄下降幅度更大。

不过,有人得利,就有人失利。罗建明就明显吃亏了。他在财务处已工作11年,要是论资排辈的原则不变,也该提拔他当副科长了。可是,这一场改革,把他原本顺理成章的仕途给搅了。

他也参加了会计科副科长的竞聘,对手有八九人。由于忙于新校区的财务工作,他没有及时复习时事,笔试吃了亏。“综合考试只得了80多分,虽然分数不低,可人家考得更好,都在90多分以上,排名就淘汰了。”小罗回忆。

“难过吧?当然。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开心。但是,看看那些新上任的处级干部,那股工作干劲,也就慢慢地消了气。因为改革有成效。”小罗说起新校区建设的故事,那些日子,他也在新校区,干部们的作风都看在眼里。

占地3800亩的新校区,临近春节才动工,其间经历了非典、汛期、干旱三大考验,等正常施工了,离新生入学只有120天了。新上任的中层领导干部们,有的早出晚归,有的天天驻扎在工地,现场办公,生怕拖了工期。工地很苦,没有水,往往一个多星期都洗不上澡,干部们没有抱怨。120天里,5幢大楼拔地而起,确保新生如期入学。“如果改革都能把领导干部们改成这样忘我、尽责,就值了。”小罗感慨。

博士从政,是浪费还是新举?

一教师:与其当上处长后都去弄个教授,还不如让博士、教授们去当处长。

陈恳:我们其实不缺人才,关键是留不住人才。所以,留住人才比引进人才更重要。

通过竞聘上岗,南昌大学处级干部的学历和职称水平明显提高。竞聘前,全校处级干部中具有博士学位的只有10人,竞聘后增加到24人;原来的处级干部中,具有正高职称的32人,竞聘后达到59人。

争论由此而起。

有人说:江西本来就缺人才,这些个博士、教授当行政领导是人才浪费啊!可也有青年教师反驳:与其让什么都不是的人当上处长后弄个教授,还不如让博士、教授们去当处长。

黄新建原是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博导。这次竞聘,他报了经管学院院长、财务处长两个岗位,最后被聘为财务处处长。“当时,我思想斗争了很久,因为这个工作太忙,一定影响我的业务。但后来又想,学校资产很大,懂行人管理也是一种责任。”他介绍,学校一年的现金流量是7亿元,如果稍稍提高管理水平,节省0.5%,那也是一大笔资金啊。为了不影响教学,他把研究生课程都安排在周末,做到教学、行政两不误。同时,为提高财务处服务水平,他明确规定:谁对老师耍脾气,就处罚谁。

陈恳博士从教务处副处长的岗位竞聘当上了信息工程院院长。“搞管理会不会影响科研和教学?当然会。”他不是行政官的时候,每年进入美国工程索引(EI)的论文就有三篇,当了教务处副处长后,一篇也没了。“个人的业务是奉献了,但是,值!”

他分析,江西其实不缺人才,关键是留不住人才。许多人不是因为钱少而走的,而是因为不开心、施展不了自己的才华负气而走的。

“对于江西而言,留住人才比引进人才更重要。留住了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才。我们这些搞科研的人,很懂得他们要什么,如果能转变原有的‘官念’,变领导为服务,更多的人才会不会更高兴地留下来?”陈恳说。

信息工程学院是全校最大的学院,有学生7000人。出任院长后不久,他立即成立了教授委员会,树立教授的地位和作用。他说:“在学院没有领导,只有教授委员会可以对学院的发展提出意见。”在一所高等院校,教学和科研是第一位的,其他部门都必须服务好。这与我们以往的“官念”完全不同。“尊重教授,是为了更好地培养学生。高等院校的产品是学生,如果学生学不到东西,没有社会竞争力,一所学校还靠什么立足?”

以一个人的奉献,换得更多新理念的实施,这也许就是陈恳说“值”的含义吧?

《华东新闻》 2003年11月07日